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残念系】(02 完)【作者:indainoyakou】
【残念系】(02 完)【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95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残念系(2)(完)

             《6/浴馆之乱》

  由於萤姊和牙医姊姊从互顶ㄋㄟㄋㄟ演变成全面开战,租屋处的一坪半浴室顿时战云密佈,涌入大批兴沖沖地脱个精光的女人。

  「老娘不发威你给我当病鲍!这里还有王法吗!简直造反了啊!」

 萤姊麾下有大剌剌地站三七步的造型师、小腹凸凸的邋遢女、急忙赶回来助
  阵的浓妆女、戴着警帽裸体参战的女警。

  「还不是阿萤你爱开后宫却无法满足大家,拿你妹妹将就一下刚好而已啦!」
 牙医姊姊旗下则是高冷系律师搭配不苟言笑的检察官、冰山系书记官、扑克
  脸法警的司法套餐。

  「铃欸!不用怕!这一战都是为了你!快过来!」

  「阿萤的妹妹!你要认清事实,大家都是你姊姊的受害者呀!」

  亲眼见证十对胸部对峙般两两互顶、气氛紧绷一触即发的局势,我的抉择是
                ──

  「我上楼去借浴室,萤姊你们慢慢玩吧……」

  神经病。

  萤姊一个就让我觉得台北够可怕了,再追加九个女人不疯掉才怪。

  「铃欸等等!啊干!别挤啦!」

  「不要放阿萤走!赌上司法界的名誉揉爆她!」

  司法界豪可怕啊!

  「可恶!都给我上!敌人的ㄋㄟㄋㄟ必须死啦──!」

  「大家一起上!让阿萤宫缩到她妹都认不出来啦──!」

  相较於无视秋天二字、强行在二楼浴室散佈春意的众人,三楼的大姊姊看起来正常多了。

  「哎呀?你就是传闻中的阿萤的妹妹吧?别担心,尽管用我们的浴室吧!」
  「嗯嗯……!」

  大概是因为首次遇见不会对我抱有非分之想的房客,就算对方晃着超级大的双乳从浴室湿淋淋地走出来,我仍感动到几乎掉下泪水。

  「借用费,这样就够了!」

  「哇啊……!」

  前言撤回!

  「Lucky!摸到阿萤的妹妹的妹妹了!啊哈哈!」

  居然趁我感动时用湿湿热热的手直接摸进裤子里!果然不管几楼的都是变态啦!

  「啊──对了,架子上有个迷你防潮箱,里面的玩具随你使用!要是你能用紫色那根的话,我会很开心哦!」

  请放心,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话说回来,将那类私人用品放在公用浴室的目的是什么啊?和别人共用那么害羞的东西不会不好意思吗……不对,正因为是变态,所以才不可能害羞吧。
  虽然绕了点远路,总算是如愿以偿洗了顿好澡,好心的我顺便帮三楼姊姊们清理几乎堵住排水孔盖的毛发,这么一来也算是报答借浴之恩。

  香喷喷地返回二楼,浴室方向尚且烦人地热闹,於是我直接溜回房间,差点就被三姨的命案式躺姿给吓到放声大叫。把三姨死拖活拉地弄上床之后,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打给三姨丈看看。

  嘟嘟嘟……响了好几声终於接通。

  「姨丈,我是惠铃。」

  「喔喔!小铃啊!怎么了吗?你三阿姨知道你打这支手机吗?」

  「三姨不知道喔。」

  「蛤……!不、不行啦!你要先跟她请示!」

  呜啊,主从关系超明显……!

  「啊三姨就睡着了啦,因为她有喝酒,刚刚在我房里睡着……姨丈你要不要来接三姨回去啊?」

  「……」

  「喂?」

  「……」

  「姨丈?」

  别突然安静下来,怪恐怖的啊……!

  「那个,小铃啊……」

  「嗯、嗯?」

  「你要坚强……」

  「什么啦……!」

  姨丈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在话筒另一头叹了口气、重覆那句「你要坚强」就挂上电话,留下一脸错愕的我。我也不需要劳心费神去思考那句话的意义了,因为身后已经传来熟悉的呼唤声。

  「小铃欸……过来这边,陪三姨睡觉觉。」

  寒毛直竖!

  啊不是醉倒了吗!

  想想不过去好像会更危险,所以我乖乖上了床……

  「你好乖喔──!好乖喔──!」

  别一边说我好乖一边脱我的衣服好不好……!

  「啊你洗澡喔?」

  「嗯,刚刚洗了……」

  「好乖──!小铃欸最乖了──!」

  别一边说我好乖一边脱自己衣服好不好……!

  「好了!来睡觉觉吧!」

  被抱紧了!

  而且是点对点!

  可是一点也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

  「睡觉觉──!睡觉觉哦──!」

  「等等……不要动来动去……」

  「小铃欸抱起来超──舒──服──!」

  「别……呜欸……!」

  萤姊,救我呀……

  《7/勇者铃欸升级了!》

  深夜安,我是小铃,正值发育期的乡巴佬。由於技术问题,从台南带上来的家庭号袖珍包面纸(24入)用尽,急需可以擦拭的道具。可是,手边只剩两罐不能吃的丰年果糖……

  虽然情况只能用绝望来形容,还是让我们来分析一下。首先,请看我身后的这个生物。

  「齁──噗呼……齁──噗呼呜……」

  学名是三阿姨,特徵为无敌,有着一旦捕获猎物就再也不放开的习性,只要和猎物一分开便会察觉并展开追捕。

  「小铃欸……ㄋㄟㄋㄟ……讚啦……」

  即使处於熟睡状态,仍然不定时对猎物伸出魔爪,动作精细度足以使目标面纸大量折损。

  「齁──呼……呼齁!齁──呼……」

  考虑到手机放在书桌上、萤姊又迟迟未归或者不敢进房,结论是:细水慢流到天亮。

  切身感受到大都会的恶意,让我首次产生想家的念头。

  趁着室内再度无预警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时,稍微提一下我的老家。基本上是个很无聊但关系没那么複杂的地方,三角恋就足以荣登学校最热门话题,近年唯一震惊我们那区的新闻,也只有某议员女儿跑到我家大姊婚礼上闹场的事件。
  因为姊夫从头到尾都是个乖乖牌,所以乍看之下老实务农的大姊、专挑权富阶级女性下手的风流韵事一曝光,着实撼动到祖坟都快翻了过来。除此之外,就是个纯朴安静的乡下。

  尽管不晓得大姊那件事私下烧得多旺,我想应该是好过在台北紮根的萤姊与三姨。至少大姊裸体时不会故意让我看奇怪的地方,抱我时也不会摸些奇怪的地方。啊……好想要面纸啊。

  跋山涉水来到台北的第一晚居然以失眠收场,这种勇者旅途真是糟透了──
  「呼咯……!」

  ──这么想着、再度睁开双眼时,天就亮了。

  百感交集的一天过去了……ㄋㄟㄋㄟ好痛……满地揉成一团的面纸……让室内整个明亮起来的晨光……以及,好想再洗一次澡的黏滋滋感觉……

  「小铃欸……」

  「是……!」

  「外面……饮水机……冷水……」

  「嗯、嗯……!」

  三姨那微妙地缠绕在我身上的四肢一解除警戒,我赶紧挨着被抱整晚而痠痛不已的腰滚下床,战战兢兢地穿上衣裤后溜到走廊去。

  早上六点多,屋外还相当安静,走廊上的空气也比房内清新许多,空荡荡地
       只有自己存在的空间感更是令人感到安心──

  「干!为啥不叫我啦!我不是说最近都要提早两小时吗?」

  ──这么想着、听到推门声而往旁边看去时,安心感就被两个深咖啡色的圆圈掐死了。

  「内裤穿好啦!还有你奶头上有毛,哈哈!」

  「哈屁!这谁的毛啦!」

  「阿知,倒是你尾巴先拿下来好不好。」

  「哦……痛!」

  我还在想尾巴指的是什么,只见造型师往书记官屁股后方一扯,扯出了许多圆珠珠串成的棒状物。到底为什么会往屁股里塞东西啊……比起这件事,赶快倒我的水好了。

  「啊!萤仔的妹妹,早安!」

  「早……早安。」

  「你姊就在房里,要不要过来?」

  「不了……」

  姑且不论房里人数是否大於一,和我对话的分别是只穿内裤的姊姊、裸体而且手里还拿着串珠棒的姊姊,这很明显就是有问题。虽然和三姨独处的危险度也不容小觑,但我还是乖乖完成倒水任务吧。

  「我口有点渴,先去倒水……」

  「那等等!我来教你!」

  不要若无其事地晃着胸部走过来啊!

  「这个饮水机呢,因为有点秀逗,倒水前要先拍这个地方……」

  味道……有股说不上难闻、但也不会很好闻的味道,从书记官那副成熟的身体飘出来……像是香水消失前与体味合而为一的混杂感,又多一些些奇妙的、熟悉的味道……啊,熟悉的部分好像就是昨晚那些面纸的气味……

  「好!赶快来实做一遍!快点,我上班要迟到了!」

  「哦哦……」

  结果拍错了地方,害书记官得重新教一遍……

  顺利获得冷水道具,立刻就来对宛如油炸小章鱼般四肢弯弯地蜷起的三姨使用。

  「痾痾啊啊痾啊啊……!」

  这到底是舒服还是痛苦啊……总而言之,效果相当卓越。

            《8/经验值上升中☆》

  面纸用完了,所以我拜託萤姊载我去添购。

  「欸干!这蜻蜓冲三小!」

  结果面罩没拉下来的萤姊忽然被野生的蜻蜓冲撞,机车加速朝待转区冲去!
  「终於弄走……欸?」

  碰!

  在我们撞上前面那台机车以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我急忙闭上眼睛、抱紧萤姊,所幸萤姊在紧要关头还是稍微煞了一些,所以我们只有震很大一下、并未摔车。

  「干你娘不会看路腻!」

  呜呜!前面那女的好凶!

  「咦?阿萤!」

  蛤?

  「阿萤萤萤──!」

  「欸等等!别给我扑过来!先把车牵到旁边去!」

  「好的唷──!」

  啊哈──说得也是……毕竟是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台北嘛,随便一撞都撞得到萤姊的女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两台头尾相撞的机车都给牵上一旁人行道,安全帽还没拿下的我就被对面的波浪发姊姊瞪了一下。

  「你是阿萤的新七辣吗!」

  「不,我是她妹……」

  怒颜一瞬间转变成亲切无比的笑容。

  「呀──原来是阿萤的妹妹!怪不得你那么可爱!」

  看来,这女人八成也是个变态……

  萤姊的车头稍微有点皮开肉绽,波浪发的车屁股则破损得有点严重,好在不影响驾驶,不然就耽搁到对方上班时间了。说起来萤姊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啊……
  难道真的是专案委託?

  顺利买完面纸、卫生纸与几瓶无糖绿,萤姊正好说她待会要跑一趟委託,接着开给我意义不明的上中下三策:

  「上策,做为我的助手来见见世面,然后我们再去药妆店!中策,我先载你到药妆店,等我忙完一起回去!下策,直接载你回去,但是你会失去获得经验值和免费道具的机会!来吧,勇者铃欸,请选择!」

  虽然知道越困难的任务越能获得更多奖励,可是这个助手经验似乎和社会期望的经验不太一样……不过药妆店是必须去一趟的,所以不能选下策。我记得药妆店的大姊姊也和萤姊关系匪浅,我是不太想单独面对那种很可能是变态的女生啦……对於委託,则是有那么一咪咪想知道实际上是在做什么……也就是说,果然还是该选择──上策?

  「如果我选上策,可不可以避开『事发现场』?」

  「啊,这不用担心!你办事的时候也不会想要人打扰吧!」

  「请别对未成年的妹妹举这种例子。」

  「那就对啦!」

  「对啦个头啊!」

  姑且算是得到了可以回避那档事的保证,於是萤姊就载着我直奔台北中的台北、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高级住宅区。明明是看起来让人再次感觉到自己是个乡巴佬的高级地段,我们姊妹俩手里拿的早餐却是路边的蛋饼豆浆。

  「铃欸,你知道豆浆可以让你胸部UPUP吗?」

  「我不需要UPUP。」

  「骗你的。」

  「我知道。」

  充填早餐时间的,大致上就是这种介於关怀与性骚扰之间的没营养对话。吃完早餐,我就跟着萤姊前去一会住在高级公寓的神秘委託人。

  我们搭到目标楼层的十五楼后并未直接前往目的地,而是在电梯旁发呆将近十五分钟,直到有对甜腻到烦人的年轻夫妻来到电梯前,接着发生了以下离奇光景。

  电梯上楼。

  「呼!今天好冷耶,老公要注意别着凉啰!」

  电梯开门。

  「午餐记得提前加热唷!那壶补汤别忘了喝唷!想你唷!嗯嘛!」

  电梯关门。

  「阿──萤──!」

  电梯下楼。

  「啾!啾!啾呜!啾噜!呵、呵嗯!呵呜!呜啾!啾!」

  因为突然上演的动物奇观,我只能乖乖溜到转角过去的地方闲晃,这一晃就用掉另一个十五分钟。待萤姊扶着双腿瘫软的少妇、两人挟带浓烈气味来到我身后时,我真后悔自己干嘛没事去注意少妇脚边的蕾丝内裤。

  「铃欸,帮她穿起来吧!」

  看吧,果然没好事!

  「我才不要!你自己弄的就自己穿啦!」

  「好吧,那你扶她一下。」

  「等……呜喔!」

  脸红红地喘着气的少妇忽然抱紧了我,柔软到让人想一掌打过去大喊「开什么玩笑!」的巨乳整个往我正面压过来。她的肌肤触感非常滑顺,可是从脖子到四肢都瀰漫着热气,混杂着体味、汗味和香水味的综合气味有点引人遐思。明明在萤姊身边时还露出一副渴望被怎么样的表情,抱住我的时候反而让我以为自己会被她怎么样……

  「嗯呵……!」

  不过是穿内裤,有必要对着我恍惚呻吟吗!

  「阿萤……不行!哦……哦哦……!」

  突然开始咕啾咕啾是哪招!

  「铃欸!感受一下女人在怀里高潮的感觉吧!」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好吗!」

  「芮芮,厉害的要来啰!」

  「噫……!噫噫……!噫哦哦哦哦……!」

  别用那种奇怪的表情盯着我看啊啊啊……

             《9/东区阿萤》

  「铃欸,你可知道取悦女人和八点档的关连何在?」

  「不要边在我背后办事边向我说话。」

  「那就是,比起『脚本合理性』更重视『情绪张力』,可以说是种彻头彻尾的不合理产物!」

  「不要让我对八点档产生奇怪的联想。」

  「话虽如此,女人却很能被这类娱乐所满足。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激素!」

  「蛤?」

  「雄激素为男人建立一套方便好控管的性欲周期,但是我们女人的雌激素很小气,所以才需要娱乐!」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也就是说,像这样──!」

  萤姊兴高采烈地松开少妇嘴巴同时,我也赶紧伸手挡住右耳,无奈那道高亢欣喜的叫声依旧令人遗憾地窜进耳里。

  「嗯哈啊啊啊啊!又要泄了!阿萤!阿萤!好爽、好爽啊啊啊啊!芮、又要泄了──!啊嘿欸──!」

  好──的……

  那么,虽然左腕跟屁股下的椅子不幸地铐在一块,还是容我就这糟透了的现况做个说明。由於少妇有着被第三方窥伺的怪癖,当萤姊宽衣进入战斗态势的同时,正欲离场的我就被她趁机戴上了手铐。这张看起来再平凡不过的椅子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四只椅脚牢牢地黏在地板上,所以无法逃脱。然后,不管是为了让少妇乖乖交出钥匙也好,是单纯想一逞兽欲也罢,萤姊就在我身后和三十分钟前还跟老公晒恩爱的少妇玩起医生病人游戏。

  对於身心理稳定成长中的青春期女生来说,即使目光从头到尾都避开事发现场,光听两人声音也足以诱发合理的生理反应。也就是说,对於努力消耗少妇房间里的卫生纸一事,我没有半点歉疚感。

  「呼……呼……欸──阿萤……可不可以让你妹妹一起玩?」

  「袂当啦!敢肖想我妹就干翻你!」

  「呀──讨厌啦!啊嗯……!啊啊……!」

  居然还成为这两个变态甜蜜用的素材,可恶……看我把你家卫生纸用光啦!
  经过长达一小时又二十分钟的忍耐,少妇终於被萤姊料理到无法再战,乖乖交出了塞在屁股里的……健达出奇蛋之类的玩具……之中的手铐钥匙。正当萤姊帮我解开手铐时,耳朵再度捕捉到不可思议的声音。

  「欸!欸!老公,我跟你说!阿萤她超猛的!我们做到现在才结束哦!阿萤她──」

  竟然兴奋到在床上滚来滚去,还打电话告诉老公这种事情……!台北的已婚女性太可怕了……!

  「喂?方大哥!我东区阿萤啦!跟你说一下,芮芮她──」

  俗到爆了这种称号……!还有你干嘛接着刺激人家老公啊……!

  虽然很想转过头去看看萤姊到底露出怎样的表情,直觉告诉我很可能会不小心看见其它可怕的景象,於是我悄悄地背对她们离开寝室。不料刚踏出房门一步,忽然就有个湿湿热热的东西从后头抱了过来,简直寒毛直竖!

  「小铃──!谢谢你喔──!」

  「欸……?」

  「就是、就是啊!因为我老公没办法偷窥嘛!小铃在旁边真是帮了大忙!」
  啊是不会把你老公铐起来喔!

  「呼呼!小铃抱起来感觉和阿萤不一样,更加暖呼呼呢!」

  「是吗……」

  顺带一提这个变态正在揉我ㄋㄟㄋㄟ。因为从昨天开始就不断有人揉,基本上我的胸部已经对这种程度(笑)的揉弄免疫。

  「啊,这边是乳头的位置吧?我捏──!」

  「适……适可而止啦!」

  我们在这多逗留四十分钟,原因是少妇需要人帮她鑑定最近很热衷的爱心料理,於是我们享用了黑到发亮的葱烧鲷鱼、有着奇怪牵丝的红酒燉牛肉、边边是蓝色的诡异荷包蛋。开动不到五分钟,双双倒下的我和少妇就被萤姊扶进了浴室……

  当三人份的闪闪发亮物伴随沖水声消失在马桶里,气喘吁吁的萤姊不禁转头对嘴角挂着黏稠物、眼眶泛着泪光的少妇伸出魔爪。

  「你就不能发挥正常的人妻力吗!差点就被毒死了啊!」

  「呀──!阿萤用力点──!」

  但愿她老公可以长命百岁……

           《10/台北果然怪怪的》

  补给完毕回家时,三姨已经离开了,她在床头留下一件红底白字「拎邹骂参上」的内裤,无法分析遗弃此物是否会招来祸害,因此我决定把它跟拆线的针孔摄影机一同收进抽屉内。

  萤姊还在楼下讲电话,我也不想赖在房间里无所事事,於是决定趁天色还亮、萤姊可以听到呼救声的条件下探索这栋楼。

  首先是二楼。整个楼层似乎只有邋遢女在家,她半开的房门飘出浓浓茶香,当事人却像鬼一样从门缝间探出头来喃喃道:

  「你……你要不要进来……那个,润润喉之类的……」

  「好诡异!不管怎么看都超诡异!」

  「啊……放、放心!我、我我不会迷奸什么的……!」

  「不,这不是都说出来了吗。跟昨晚一样的心里话。」

  「欸──那……嗯……会、会很舒服哦……呜嘿嘿!」

  「越来越噁心了啊!」

  「打击──!」

  心灵意外脆弱的邋遢女宛如脱水香菇般枯乾后关上房门。警报解除。

  再来是三楼。昨晚借用三楼浴室时并未特别注意,原来走廊有股楼下所没有的芳香,好像是洋甘菊……顺着香味一路来到走廊最尾端时,最后一间房的房门忽然敞开。一位从穿着打扮到脸蛋都像是洋娃娃的褐发大姊姊伴随浓郁芬芳现身。
  「小萤──不对……是妹妹吗?」

  别盯着女孩子的胸部确认姊妹关系啊。

  「家姊蒙你照顾了,我是她妹没错。」

  「正好,我在泡茶,进来吧。」

  「那个,我姊说过……」

  「是主线任务哦。」

  竟然用这么耐人寻味的比喻……!

  「快进来吧,勇者小铃啊。」

  「这不是知道我吗!」

  令人摸不着头绪,不过好像是个厉害角色,看起来也不像邋遢女那么可疑,还是进去看看好了……

  就在我即将踏入那间放满洋娃娃的香喷喷房间时,萤姊忽然拉住了我。
  「铃欸!醒醒!」

  「蛤?」

  萤姊没头没脑就叫我醒醒,还一把将我扯入怀中抱紧。比起被年长的姊姊保护什么的更先想到「啊啊终於连妹妹都下手了」的我,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
  「看清楚,那边是墙壁啊!」

  「欸……欸欸?」

  洋娃娃小姐和暖洋洋房间消失了!香香的味道也不见了!见鬼了这!

  「萤萤萤姊!这是凶宅吗……!」

  「你先冷静下来,然后看你左手边。」

  「蛤……?」

  惊恐未定的我对萤姊指示照单全收,没想到才刚往左看就看到了半透明的洋娃娃小姐!

  『勇者小铃!安安欧!』

  「魔神仔出现啦啊啊痾痾痾痾啊啊──!」

  『欸!没礼貌!你有看过这么有料的魔神仔吗?』

  「魔神仔工威啦啊啊啊痾啊痾啊啊──!」

  就算长得人模人样还在那边挤乳沟,不乾净的东西就是不乾净的东西啊啊啊!
  「铃欸,不用怕!要是这傢伙半夜敢压你,我就在她骨灰罈里加料!」
  「不要讲出这么可怕的事情啊啊啊!」

  『反正又不会弄破!让人家过过乾瘾有什么关系!』

  「你也别若无其事地说话啦!」

  ……那么,虽然是这种快令我精神崩溃的超自然现象,姑且还是冷静以对。
  因为萤姊那不晓得是保护还是囚禁我的姿势,导致我无法转身拔腿就跑,所以也只能乖乖待在原地听她们一人一句展开跨物种交流。

  「铃欸,我来跟你介绍,这傢伙生前齁,念的就是小绿绿那间,也就是你学姊啦!」

  不,我根本没考上那间……

  『嗯!嗯!不知道你有没看新闻,那年校庆有个撞豆腐比赛……』

  是什么样的校庆会让学生撞豆腐……

  「然后这北七就死掉惹喇哈哈哈哈!」

  欸欸……?死因是撞豆腐自杀……?

  『别、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是心脏病……刚好心脏病发啦!』

  感觉好像不恐怖了,不如说还有点可怜……

  「那个,虽然不是同校……不过学姊,你是不是有什么愿望还没实现?」
  『居然已经不害怕我惹……!魔神仔失职超打击……!』

  「打击就好,别拉开衣服。」

  『咕!想看就看吧!』

  啊──果然和萤姊有关的女人都是变态,不管是活跳跳的还是死翘翘的。这么一想就完全放心了呢。

  「所以学姊你有什么愿望是要我们帮忙实现吗?就是那个……唔……和升天有关的主线任务……?」

  『有哦!我希望世界和平!』

  那你永远无法升天了啊!

  『世界和平最棒了──PEACE、PEACE!啊嘿──!』

  算惹。

  一度心软的我真够白癡.

  「铃欸,以后要是你在这层楼看到神秘的第五扇门,就是这北七在捉弄你。」
  『不要一直叫人家北七啦!』

  「你可以戳她的空气ㄋㄟㄋㄟ,或是拿坏掉的跳蛋供奉她。」

  『才不需要坏掉的跳蛋啦!』

  「要是这北七做得太过火就跟三姨说一声,三姨会让她绝顶但不升天。」
  『噫噫……!景……景美的臭欧巴桑最讨厌惹……!』

  呜哇,都是幽灵了还会发抖,三姨已经达到非人哉的境界了吗……

  『总……总之,请多指教啦!学妹!』

  「哦哦……」

  大白天撞鬼什么的真是糟透了的体验……我和萤姊随便逛了大同小异的顶楼之后便回到二楼,一进门我立刻倒在床上让过热的脑袋冷却一下。就算萤姊三秒脱光并大剌剌地走来走去,也没力气抗议了。

  「一楼不算的话四、四、二,总共十间啊……嗯?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人同居啊?」

  「谋啊?啊你学姊不算喔,她打的契约也早就过期了,算是非法居留。」
  『不爽的话赶我去升天呀!』

  天花板突然出现一张欠打的脸和一对ㄋㄟㄋㄟ,我转过头去看萤姊。

  「因为房间只有十间,但是扣掉学姊以外有十二人耶?」

  「哩勒供虾毁……」

  『欸欸!为什么把我排除在外!』

  无视迳自飘到我和萤姊之间的学姊,我挪到一旁去继续对萤姊说:

  「昨晚你们不是在浴室打仗吗?然后我到三楼去借浴室。」

  「是有那么一回事。你姊我可猛啰!跟你说……」

  「炫耀的话等等再说。重点是,你们十个人,我一个人,但是三楼还有另一个人在洗澡,这样的话就是十二人……」

  我话还没说完,萤姊和学姊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突然间一语不发的绝对很奇怪啊……!

  「铃欸……」

  「蛤……?」

  「昨晚,浴室就是全部人了……」

  「……」

  「你到底遇到了三小……」

  干……!

  不要这样啊啊啊……!

  好不容易才化解对学姊的恐怖感,结果我根本早在遇到学姊前就先撞过鬼了吗……!而且还被那个女鬼性骚扰……!

  『噫噫──!魔神仔果然出现了啊痾痾痾啊啊!』

  「你自己就是啦!」

  「铃、铃欸!别怕!再遇到就叫这北七跟对方钉孤支!」

  『我才不要啦──!超可怕的啊──!』

  「这个学姊有够没用的……!」

  虽然有着奇奇怪怪的东西,大概是因为房客本身就不寻常,所以实际上感觉……好像也还好。

  『先别管那个魔神仔惹,小铃你看──透明ㄋㄟㄋㄟ!』

  「不要给我看那种东西!」

  我想,会闯进三姨地盘的魔神仔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噗噗──那是什么脸,好像被直属学妹鄙视的感觉!』

  「没有啦,只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啊,一定是因为我的学姊力……』

  「绝对没有那回事。」

  这天晚上,三姨没有跑来发酒疯,萤姊也无视她起火的后宫伴我入睡。虽然希望着能够一觉醒来是场梦,太阳还是相当令人遗憾地升起了。

  『早安安!勇者小铃!要去打倒大魔王了吗?』

  「不,三姨是打不倒的吧……」

  就这样,我和十个姊姊、两个魔神仔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台北果然怪怪的。

                 完

  暂且划个句点,不知何时会再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